上海爷叔:穿着拖鞋开丝袜奶茶店,热爱文学的开出租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19
  • 来源:上海的士票 网址:http://dflaa.com

  昨天路过深夜解放西路(看了部烂片,心情郁闷),大叔问我做摩的不,天怪冷,我回了句说不坐。再仔细一看,大叔在这寒春料峭的夜里谋生的同时还没事看看报纸,保持着在时不时刷手机的年代里难得一个爱好,我不由掏出了手机了拍了一张,咔嚓的时候,大叔看到我拍,走过来笑着说“拍近点,清晰。”

  

  乐观,善意,勤奋谋生,不忘趣味。这城市总是那么糟糕,但总有一些人令人感觉温暖和温情。

  

  ——江南西

  

  我也这样,在上海17年来,虽然也有些少许不如意,但总是那么幸运,遇到很多温暖的人和温情的事,值了。

  

  1

  

  毛巾用久了,可以当抹布,抹布用久了,却不可以当毛巾来洗脸。60岁花甲之年的X先生,开了一家丝袜奶茶店,据他说,每天来店最多的时候忙不过来,最少的一两位,我感觉,可能有时候,一个顾客都没有,没有想到开奶茶店是一彪悍的大叔,不,应该是大爷,穿着拖鞋,喝着上海的黄酒,嗑着花生米,来卖港式的丝袜奶茶?最让我们搞不明白的是,屁大的店,居然挂着两个电视,大爷说:你不懂,你看,我坐这个位置,想看哪个台,就看哪个台?哇,人生,就是这么有趣味,对开心的人来说,每时每刻。

  

  2014年的一天下午有急事,直接从公交车跳下来,打的,我问出租车司机:多久可以到,十分钟可以不?司机说:飞啊,不可能,这上海的交通,很变态,绿灯,都不走,真希望交通大瘫痪,我很好奇的说:如果交通瘫痪了,你还开个什么出租车啊。

  

  司机:开个屁啊,我不想开啊,我呢,现在不缺这些(钱),孩子都大学毕业了,上海华东理工的,十大名校啊,在银行工作。看着司机眉飞色舞的样子,我一瞅,土豪啊,司机大哥戴着金项圈,我说:你戴着很值钱吧,有万把快吧(刚说两三千 咽下到肚子里),司机说:不贵,二三万。

  

  我:呵呵,如果你遇到小痞子 抢劫咋办?

  

  司机:没有事情,刚好找个人试试呢,多年当兵的本事要练一下了。正好如果是逃犯,抓住,还见义勇为,记者电视采访我,一下子出名了。

  

  我:嗯,那不用开车了

  

  司机:是啊,本来我就不想开车了,等开几年到六十岁,就领退休金啊,干其他的,投资的,如果那歹徒,跟他聊天如果谈的来,我加入他们,也能发大财,呵呵。

  

  我:大哥,说的跟小说,演电影的,长的蛮帅的。我拍一下你照片

  

  司机:好啊,你拍啊,是啊,我小时候,就爱文学,想演电影。你有门路?当演员,或者加盟啊,开个店,有好的项目,现在手里有点钱,介绍一下。

  

  咿呀咿呀,“想你的心终未改变,依然还爱你”我手机铃声响了,张X打电话过来了,说是网站的事情,我说首页右上侧各个专家头像都要有,有医生、画家、作家、厨师、演员等,点击进去看到是专家的专栏,再点击进去时每个专家的作品。说到“演员”的时候,我嗓门特大。

  

  司机:啊,你做这一行的,什么时候帮介绍介绍。

  

  我:也不算,我做市场策划、网络推广的,只会帮你宣传的,其他的可做不来。

  

 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,我问司机有没有名片,司机说:我没有,我说那电话手机号码可以留么?

  

  司机:那不好,谁知道做什么事情啊,不好说。

  

  我:呵呵,你刚才不还说有点钱,想投资么?我又不问你要钱。

  

  岁月是把刀,是一把砍柴刀,柴刀比较厚重,甚至有时砍树也用这样的刀,就是这把刀刀,把我们雕刻的有鼻子有眼睛,也有皱纹,也把我们身上的肉,一块块砍下,直到消失殆尽。

  

  想起故乡安徽凤台丁集桥北姥爷家的西瓜地,地在哪儿我还清晰的记着,貌似地西北是信圩,地东南是大舅歇息的地方,记得有次舅舅看西瓜地,夜里睡在地里,我也去,晚上吃了整个西瓜,好像是有用手抓的,这可能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吃整个西瓜。

  

  2004年,我和小妹到金桥找工作,舍不得坐公交车,其实也不知道坐啥车,到哪里,忽然看见一个很帅健壮的男人,我和妹妹异口同声说:刚才那个人好像阿舅,阿舅01年或00年走的,二十年了,走的时候不过32岁,没我今天大,舅和我都属猴,没有想到舅舅是在上海走的,而他走后不到三年,不曾想,我也来到了上海。这个世界,我们每天都往前走,不能驻足,不是不想停下脚步思考一下,路在何方?只是背后有人推着,没得选择,走吧,走吧,走吧,走吧,走吧。

猜你喜欢

被女乘客强吻的士司机:女朋友让我出门戴口罩

 孙先生介绍,他是一名出租车司机,事情发生在2020年12月31日晚8时许。女乘客坐上车后不久,就开始要他的电话和微信,但他没有给。小孙说,那个女乘客上车后就一直找他聊天,他看到车内还有一名同行的男乘客,就一直没有答话。

2021-02-24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1次

出租车司机意外遇害

20年前,接到丈夫被杀的消息,毕大姐抱着两个儿子整整哭了一天

2021-02-23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7次

出租车和网约车街头互殴

众所周知,自从前些年网约车出来后,在市场上抢了不少出租车的生意,两方的司机也算是死对头了,有时网约车还会被出租车下单戏耍,如果是在街头相遇发生矛盾,可能两方还会大打出手,通常也是需要等警方过来调解才算打完。

2021-02-23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7次

出租车不运乘客运毒品!3名骨干成员被判处死缓

我是从一个出租车司机那里拿的货。” 2018年3月5日,在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高新区·掇刀区分局办案区询问室里,吸毒人员张某的一句话引起了民警的警觉。随后,民警循线追踪,发现该案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地下贩毒网络。

2021-02-22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13次

出租车的好消息好消息

好消息: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上海出租车票,是上海的兄弟,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,更多的村民同胞,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、燃料票、餐券、住宿票,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,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。有不同的车、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日期。金额也各不相同。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。

2021-02-22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13次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 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; document.write('<\/mip-script>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