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74岁老人去世5天,儿子任由遗体家中腐烂:其实,罪魁祸首潜伏在所有人身边...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4
  • 来源:上海的士票 网址:http://dflaa.com

 今天看到了一则让人悲伤的新闻。

  

  之所以要写,是因为它离我们每个人都很近。

  

  上海一男子王某,在74岁老父亲去世后,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与往常一样逛街遛狗,任由父亲尸体在家中腐烂。

  

  直至邻居因闻到异味而报警,此事才曝光在大众的眼前。

  

  最后,王某因犯遗弃罪获刑一年三个月。

  

  当判处结果下来后,更多的细节被新闻披露。

  

  1

  

  王涛(化名)生于1976年,家住上海,是独生子。

  

  没有兄弟姐妹分享父母的爱,家庭氛围还算不错。

  

  “我小时候跟父亲很是亲密。”

  

  上学时候的成绩不算太好的王涛,因为高考分数没到本科线,去了一所专科院校。

  

  大专三年,一晃而过。

  

  迷茫之下,他加入了房地产行业。

  

  也就是这一年,发生了一件事,让稀疏平常的父子关系产生了裂痕。

  

  父亲突然生了一场大病,休养了一段时间后,性情大变。

  

  他变得性格孤僻、固执、不爱与人来往,只是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  

  “我跟父亲平日就很少沟通,从那以后,可以说是零交流,感情更加不冷不热。”

  

  2

  

  就这样过了几年,王涛到了适婚年龄。

  

  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女孩,双方家庭条件差不多,一来二去的,都觉得对方不错,很快就成婚了。

  

  可惜好景不长。

  

  婚后的王涛过得一点都不幸福。

  

  父亲像个“怪人”,家庭氛围一点都不好。

  

  他跟妻子也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,再深的夫妻感情,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消耗和折腾。

  

  2009年,王涛和妻子离婚。

  

  也就是这一年,家中老宅动迁,王涛家分得两套安置房。

  

  为了支付离婚补偿款,王涛卖掉了其中一套安置房。

  

  工作不顺利,婚姻也崩塌,但王涛并没有灰心丧气。

  

  支付完离婚补偿款,他打算用剩余的款项投资生意,重振旗鼓,振作起来。

  

  可王涛没有任何经验,身边又没有一个指路人,结果可想而知。

  

  投资失败了。

  

  卖房剩余的款项赔得一干二净不说,还欠下了不少外债。

  

  或许是孤僻的性格使然,亦或许是看到儿子婚姻葬送、事业崩塌一事无成心里愤怒,王父选择了远离孩子。

  

  父亲独居在剩下的一套安置房内,王涛则和母亲在外租房居住。

  

  一家人除了逢年过节偶尔见个面,其他时间基本不联系。

  

  这样的生活,一过就是8年。

  

  8年期间,王父除了不见儿子,也极少和王母碰面。

  

  王涛和母亲还有外祖父母在出租屋相依为命。

  

  这些年,王涛试过无数次出路,但都吃了闭门羹。

  

  家庭关系破裂、婚姻葬送、事业崩塌,前途一片黑暗的王涛,一倒不起,选择了颓废的活下去。

  

  转眼间,到了2017年。

  

  或许是身体出现了状况,健康程度每况愈下,亦或许是觉得王父这些年岁数变大需要照顾,王涛的母亲选择搬回去和老伴一起住。

  

  母亲搬回去后,王涛回家的次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多了,从以前的逢年过节偶尔碰面,到现在的一周回家一次。

  

  期间,王涛提议自己也搬回去住,但遭到父亲的拒绝。

  

  本就颓废的他,这下子对生活更失去信心了。

  

  可令王涛没想到的是,这点打击压根不算什么,更让他沮丧的事还在后面。

  

  2019年,回家不过两年的母亲,撒手人寰。

  

  父子之间的感情,也在这一刻彻底降到了冰点。

  

  晃晃悠悠,来到了2021年。

  

  浑浑噩噩的王涛,撑不下去了。

  

  房租到期没钱续租,信用卡也欠款十几万。

  

  无可奈何之下,再次提出与父亲同住。

  

  这一次,王父没有果断拒绝。

  

  这个时候的他,已经74岁了。

  

  他想到自己身患高血压、还有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病,确实需要有个人料理生活起居。

  

  百般思考下,答应了儿子的请求。

  

  王父以为儿子搬回来后,会照料自己,可是他想多了。

  

  从2009年在外租住到2021年,父子两人已经12年没有共处一室,这些年的联系也少的可怜。

  

  父子两人早已行同路人,此刻的家对于王涛来说,只是流浪多年后的避难所。

  

  3

  

  王涛搬回家后,两人的交流仍旧很少。

  

  王父每天要吃的药物名称,王涛不知;

  

  王父每天要吃多少药,王涛还是不知。

  

  父子俩作息时间不一致,王父早睡早起,只做自己的饭菜。

  

  失业的王涛晚睡晚起,每天中午出门遛狗,然后去网吧上网,打游戏打到晚上11点左右才回家,依靠信用卡度日。

  

  明明在同一屋檐下,但两人几天都难打一个照面。

  

  王父只要一在邻居面前提及儿子,就忍不住抱怨:

  

  “我那儿子,宁愿养条狗,都不愿意照顾我!”

  

  这些话王涛从不放在心上,该吃吃该喝喝,继续过着颓废的人生。

  

  2021年7月的某一天,王父吃完饭在小区散步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

  

  他的身体因此变得更加虚弱,出行需拐杖辅助。

  

  王涛看在眼里,心里也没有太大波动。

  

  两个月后,王父已经没有办法独立下床了。

  

  9月17日,王父前所未有地要求王涛搀扶自己上厕所,王涛照做了。

  

  他意识到父亲的身体已经进一步恶化了。

  

  但他并未带父亲就医,也未对父亲进行基本的生活照料。

  

  之后,还是如从前一般准时遛狗。

  

  这期间,他还拿走父亲的一部手机在超市、网吧进行小额免密消费。

  

  接下来的一周,王父最开始还能简单回应儿子几句,到了后来,已经说不出话了,只能从喉咙里挤出“嗯”、“啊”的声音。

  

  2021年9月23日,王父离开人世。

  

  当天,发现父亲去世的王涛,竟是格外冷血无情。

  

  他没有为父亲料理后事,反而继续居住在房屋内,任由父亲遗体腐烂。

  

  5天后,邻居闻到异味察觉不对劲,随即报警。

  

  2022年2月24日,王某被控告遗弃罪。

  

  他当庭认罪,没有辩解,最终获刑1年3个月。

  

  4

  

  王涛的恶行,没得洗。

  

  看着父亲的尸体一天天腐烂,自己还能不为所动地住在隔壁屋里,还能外出上网遛狗,任谁都看不下去。

  

  这种有违人伦的行为,注定受千夫所指。

  

  受到法律的制裁,也是他罪有应得。

  

  但是,案子虽然结束了,留给我们的思考却远远没有结束。

  

  王涛是怎样一点一点变成如此的?

  

  一个好好的人能变成这样,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。

  

  小时候与父亲的关系本就像温水一样,不冷不热。

  

  后来父亲性情大变,孤僻、固执,导致本应升温的父子关系反而进入冰冷期。

  

  在09年老家动迁分房的情况下,父母明明占有资源优势,孩子理应趋之若鹜,但却选择了断绝联系,为何?

  

  或许在王父眼中,婚姻断送事业又崩塌的王涛,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,所以他选择了无视。

  

  殊不知,面对彻底丧失意志的王涛,假如父亲扮演好该扮演的角色,及时的把他从消沉的边缘拉回来,或许现在会是另外一种景象。

  

  然而现实是,从09年到21年整整12年间,父子几乎没有联系。

  

  新闻中还有另外一个点,王涛母亲从09年到17年,长达8年和王涛在外租住。

  

  一个关系正常的夫妻,怎可能分居8年。

  

  17年王涛母亲搬回家后,不过2年时间就离开了人世。

  

  说明这两年期间,身心状况都一直在走下坡路。

  

  跟妻儿分居的这8年,王父应该过得很清净。

  

  但这一切的一切,都为结局埋下了祸根。

  

  5

  

  哈佛大学几代学者的研究证实:

  

  人生的幸福感,源自于爱。

  

  不是对工作的爱,对权力荣誉的爱,而是对人的爱。

  

  这其中最重要的,是来自于父母的爱,是那种没有条件和理由的爱和信任。

  

  《少有人走的路》里面有一句话:

  

  “父母的爱,决定了家庭教育质量的优劣。充满爱的教育带来幸运;缺乏爱的教育只能导致不幸。”

  

  这世上最残忍的事情,不是你离开人世,而是明明你在我眼前,却让我感受不到丝毫爱意。

  

  这世上最痛的感情,不是失去你,而是明明你在我眼前,我却做不到爱你。

  

  死亡永远不是终点,不爱才是。

  

  6

  

  问一个问题,忙于工作的你,有多久没有跟孩子聊天了?

  

  不是打个电话走流程式地联系,而是真真正正耐心下来,和孩子促膝长谈。

  

  是不是觉得只要把孩子送进学校辅导班,就问心无愧了?

  

  你可知道,在你疏忽的日子里,你的孩子有多少话想跟你说?

  

  你在Ta心中的形象,到底是正言厉色的大家长还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?

  

  十几二十年过去了,当你想起来回头看的时候,突然发现孩子长得比你还要高大强壮,亦或者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

  

  Ta再也不是从小那个只会跟在你身后,哭着想要关爱的孩子了。

  

  Ta长大了,但你们的感情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疏远。

  

  不要等失去了才开始懊悔,也不要等失去了才明白亲情的珍贵。

  

  家庭关系是一本糊涂账。

  

  我们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从一开始把这本糊涂账一笔一划地记录好,否则等账本填满的时候再幡然醒悟,为时已晚。

  

  对于每个家庭来说,追寻的目标不该是平安无事,而是幸福美满。

  

  幸福美满的前提,是用心陪伴,共同成长。

  

  迟暮之年的无话不谈,源自于幼时的亲密无间。

  

  小时候你是我的钢铁城墙,长大后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。

猜你喜欢

上海74岁老人去世5天,儿子任由遗体家中腐烂:其实,罪魁祸首潜伏在所有人身边...

 上海一男子王某,在74岁老父亲去世后,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与往常一样逛街遛狗,任由父亲尸体在家中腐烂。

2022-07-06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票购买  浏览:225次

上海故事:北大荒的上海知青

1968年8月19日,在上海开往黑龙江双山的专列上,上海首批奔赴黑龙江军垦农场的知识青年正满怀着激情奔向北大荒。他们大都是66届的高中毕业生。当年为了争取去隶属沈阳军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,他们中好多人都做出过非凡的举动。虽然40多年过去了,昔日的姑娘、小伙子如今已是白发老人,但他们对那段往事深记在心,而他们献给这片土地的青春也将永远留给历史。

2022-07-06  分类:上海的士票购买  浏览:258次

上海的士票疫情下的故事

便利信息: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。[微信/电话:17748557646 ]

2022-07-05  分类:上海的士票购买  浏览:244次

上海疫情下的压力

 3月,忽冷忽热,一向身体不错的我,依旧每天坚持穿着小袄……

2022-07-05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219次

助创同心,“疫”路同行|上海市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战“疫”服务札记

在普陀区绥德路上,有一家专门为客户提供一站式IT数字化综合服务的软件开发公司,其主要的服务对象为保险行业、金融行业、制造业及很多中小型企业。上海市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普陀分团专家凌菊是该企业的结对专家,三年来,她帮助企业从发展起步到走向正轨,并在疫情期间也持续关心着该企业的发展。由于疫情反复,企业融资出现了困难,她在了解情况后,第一时间为其对接了中行批次贷、建行授信贷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服务,在经过一系列资质审核后,最终该企业顺利获得了总计300万元的贷款授信额度,帮助企业纾解困境,为其发展保驾护航。

2022-06-14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票购买  浏览:253次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 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; document.write('<\/mip-script>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