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的士票购买:卖身的女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40
  • 来源:上海的士票 网址:http://dflaa.com

 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,但出于某些原因,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,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,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,出租车票也不错!

  

 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,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,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、燃料票、餐券、住宿票,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,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。有不同的车、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日期。金额也各不相同。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。

  

  用他们的话说,我就是个婊子。

  

  长沙两年,上海八年,原来我离开贵州已经十年了。

  

  这十年来,我跟很多人睡过。喜欢的,不喜欢的。

  

  我站在人民广场延安路的高架桥上,看着底下喧闹的车来车往,想起十八岁那年离开村子的时候,有人指指点点,冷嘲热讽。

  

  “当妈的不检点,这孩子将来也好不到哪里去”。

  

  “真可怜”

  

  我终究变成了他们讨厌的样子。

  

  我想回去看看我的母亲。

  

  清明节,没有下雨。来到坟前,上香。我买了她生前最爱吃的橘子,顺便放了些山路上摘的清香的野花。

  

  我妈是被我爸害死的。他至今还在牢里,我是不会去看他的。

  

  妈跟我说过,结了婚才知道被骗了,整整工作了6年才把家里的债还清。那是那个男人赌博欠下的钱。

  

  在那个无法自由恋爱的年代,我觉得结婚真是一件荒唐的事。而我妈就是旧社会的牺牲品。

  

  家里太穷了。还有一个只会赌博和家暴的男人。

  

  不知道从哪天起,我妈变了。她开始爱打扮了。也许是从工厂6年没日没夜的劳作中解脱出来,她终于可以做个真正的女人。

  

  家债已还清,她的身体也垮了,工厂的活太伤身,她说跟着别人去镇上做生意,打手下。我爸只要觉得能赚钱就好,就随她了。

  

  有次提早放学回家,我看到我妈和一个陌生男人在房间里,我妈躺在被窝里,那个男人正在穿衣服。“啊,是你女儿吧,那我先走了”。

  

  “妈,你怎么现在睡觉啊”

  

  “我身体不舒服。桌上有蛋糕,你饿吗,去吃吧”

  

  初中毕业后,我去了职校,也开始住校。一个礼拜回一次家。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,回家的时候,还是会撞到尴尬的事。房间里传来不可描述的声音。

  

  这个年纪的我,已经懂了。

  

  假装还没回家,晚点再回去的时候,我妈看到我,“啊,回来了,来,一起做饭吧,把那盆里菜给洗了,再过半小时你爸也差不多该回家了。”

  

  我爸的工作,就是每天在外面给人跑腿,开电瓶三轮车,拉货也载人。

  

  “今天赚了多少”

  

  “70块”

  

  “拿来”

  

  我爸极不情愿的把钱掏出来。

  

  “怎么只有50”

  

  “买烟了”

  

  然后两个人开始争吵起来。我爸一愤怒就拽住妈的头发,把她脸往饭桌上砸。她脸上沾满了菜肴渍和米粒,脑门上红彤彤。我过去给我爸一巴掌。

  

  那是我第一次动手,他们都惊呆了。

  

  总有些不堪的话语,传入我耳朵。那些消息并不假,我妈是个脏女人,她和别的男人有一腿。

  

  老实说,靠我爸的钱,根本活不了。而我妈以自己的方式,供我上学,供我吃穿。家里的破屋子,也翻新了一下。虽然我知道,那些钱,并没有来的那么干净。

  

  纸包不住火。我爸拿菜刀那天,我也在场。这个命苦的女人,终究还是死在了这个男人手下。

  

  职校的耗子哥说要去长沙打工,问我要不要一起。我说我在这已经没有亲人了,留着还有什么意思。

  

  就这样,十八岁那年,我离开了贵州的小村子。

  

  刚去长沙的时候,耗子哥挺照顾我。青春期的我们产生了悸动。直到某一天,我感觉恶心呕吐,胸部胀痛的时候,去了医院才知道是怀孕了。

  

  “你怎么这么傻,没吃避孕药啊”耗子哥知道后,皱着眉头。

  

  “我哪懂那么多。”又委屈又气。

  

  “你妈没告诉你吗,跟男人睡觉得吃药,生了孩子谁养,咱都养不活自己”。

  

  呵斥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刺耳,我满眼都是泪。

  

  打掉孩子后,我和耗子哥也断了联系,我决定离开长沙。

  

  我想去一个遥远的地方,越远越好。

  

  坐了很久很久的绿皮车,到了上海。20岁的我没见过这么大的城市,数不清的高楼,还有叫地铁的交通工具,一切看起来那么不真实和虚幻。

  

  “你好,请问这里还需要技师吗”

  

  “招啊,你之前有过相关工作经验吗”

  

  “我在长沙做过2年”

  

  其实我撒了谎,那2年我只是在饭馆做服务员,耗子在按摩店,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他把我也教会了。

  

  包吃包住。我觉得挺好。经理说最快我3天后就可以过去上班。

  

 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虽然有些心虚,但也没有过分紧张。耗子说过,我手法甚至比他还好。

  

  “耗子是谁啊,前男友吗”。员工寝室两人一间,室友莉莉发问。

  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那两年好像我们在一起过着恋人的生活,但又似乎不是。

  

  “是我拜的师傅”

  

  我等到了第一位客人。看样子应该是个高中生,“打篮球,有点运动过度,需要放松缓解一下,小姐姐麻烦你力道大一点”。

  

  “好的”。

  

  客人有指示,我就按他要求来。第一天下来,接了5个客人,没有抱怨,比预想中还要顺利。

  

  “挺舒服的,谢谢啊”

  

  “不客气,欢迎下次再来”

  

  干这一行,免不了有碰到咸猪手的时候。“姑娘,哎哟,手感可真不错。”中年男人的手抓住了我的胸部,还发表了评价。

  

  “客人,不可以这样。不然我要喊经理了。”

  

  “切,你们这行的,有几个干净,摸一下咋了”

  

  “我们店不提供特殊服务,您不要想歪了”,说罢我推背的时候加重了力道。

  

  “哎哟,疼,疼。姑娘,轻点儿”

  

  莉莉说,以后碰到这种事,直接喊经理就好。她也经常被骚扰,不过事儿不大,也不想小题大做,过去就过去了。客人也就吃下豆腐,吵大了对谁都不好。

  

  “在咱这店,要是和客人有不正当关系,是要被解雇的。不像XX那店,都臭名昭著了”,莉莉说完又使了个眼色,“不过要是能挣大钱,你会不会犹豫?”

  

  “说什么呢”

  

  “切,反正我是不会干的。就算来钱快,心里也不踏实。”

  

  我以为我不会再见到那个男人了。

  

  陪莉莉去医院挂号的时候,一张久违的熟悉的脸孔。

  

  “耗子?”

  

  三年没见。

  

  长沙的医生让他来上海治病,需要花很多钱。

  

  “这个手术要不做,都不知道能活多久”,他拉着我的衣角,像找到希望,渴求道,“帮帮我吧”

  

  “你还缺多少”

  

  我查了查银行卡的余额。这也不够啊。

  

  “你真要送钱给你那老乡啊”,莉莉说。

  

  “不是送,是借”,我叹了口,“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,怎么也得想办法凑够医疗费啊。”

  

 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大概,他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喜欢过的男人吧。

  

  三年前,我曾想把孩子生下来。但这个男人说,你怎么不吃避孕药啊,我们都养不活自己,还怎么养得了孩子。

  

  他说的没错。我们为了自己的生存,都拼尽了全力。

  

  “姑娘,你几点下班”

  

  “今天排的班是晚上12点,服务完您就可以下班了”

  

  “这附近有家深夜食堂,烤串挺好吃的,有兴趣一起吗,我请客”

  

  “好像不大好吧”

  

  “这有啥,和你聊的挺开心,一个人夜宵不如两个人夜宵”

  

  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特能聊,按摩的时候嘴巴就没停过,我都怀疑他是来演讲不是来按摩的。虽然并不感兴趣,但我也尽量附和他。

  

  这好不容易要解脱了,还让我陪他吃夜宵。

  

  “这样吧,我给你加点服务费,你看好吧”。

  

  “先生,我们店不收小费”。

  

  他摇摇头,接受了的样子。

  

  “我陪你去吃,但回头你得把我送到宿舍”

  

  他点了一大堆烤串,一边吃一边还是唠个没完。“最近刚结束一个大项目,太累了,难得放松一下,你别客气,吃,不够再加。”

  

  “我想喝酒,可以吗”

  

  他楞了一下,“当然,啤酒?”

  

  喝着喝着我眼泪就出来了,说着莫名其妙的话,“你们有钱人真好,而我们就只能在社会底层爬滚着”。

  

  “你是不是醉了”

  

  “没有。下辈子我就想做个有钱的女人”

  

  “你很缺钱吗”

  

  “缺,缺钱给家人治病”

  

  迷迷糊糊中,车子停了下来。

  

  “我家到了,你要是缺钱,我们可以上去谈谈”

  

  我尴尬地笑了笑。

  

  “你自己决定吧,不想我就送你回宿舍”。

  

  装修豪华的大房子,我第一次看到。这就是老板人家的生活。他一把搂住我,另一只手撕扯我的衣服。“你真是我见过最漂亮又单纯的按摩小姑娘”。

  

  “你能借钱给我吗”

  

  他的气息开始越来越急促,嘴吻上来,“会有你应得的”

  

  说罢把我抱起来,放倒在床。我和他做了和耗子哥做过的事情。

  

  天亮的时候,他拿出一打红色的钞票,“拿去花吧。借钱的事,以后再说”

  

  我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。

  

  也许是尝到了甜头,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。

  

  男人的心思太好猜。我开始利用我的姿色,来诱惑那些本就有些想法的有钱人。

  

  我骗莉莉说不回宿舍是去医院陪老乡,其实是在和男人上床。他们给我好几倍的钱,这真的比每天累死累活上班来的容易多了。

  

  “我先给你这么多,手术欠的钱,慢慢想办法还就是了”,我在医院对即将动手术的耗子说。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掉眼泪,生命面前连痞子都是脆弱的。

  

  那些男人像野兽一样肆虐着我的肉体。就这样,我偷偷摸摸卖了两年的身体,再加上原有的积蓄,都给了耗子。

  

  我像我妈一样傻,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,耗费了时间和金钱。

  

  “这是我最后能给你的钱了,就帮你到这里。剩下要还的也不多了吧,你自己加油”。我最后一次和他在长沙碰面,把信封递给他。

  

  坐在开往上海的火车车厢里,窗外看他对我挥手送别。

  

  思绪复杂。我不会也不想再和这个男人相见了。

  

  谢谢你那个时候带我离开村子。所有人都唾弃我的时候,只有你抓住我的手,说跟我去长沙吧。

  

  莉莉没那么傻,她早就发现了我的事。有一天我们吵架,她骂我婊子,最后告到经理那,我丢了工作。

  

  后来我去了夜总会,专门哄男人开心。有老板兴致好会带我出台,我开始越来越游刃有余,也越来越麻木。一转眼,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离家的十八岁女孩了,28岁的我尝尽了人间冷暖。

  

  我站在人民广场延安路的高架桥上,看着底下喧闹的车来车往。

  

  我终究变成了我讨厌的样子。


猜你喜欢

上海74岁老人去世5天,儿子任由遗体家中腐烂:其实,罪魁祸首潜伏在所有人身边...

 上海一男子王某,在74岁老父亲去世后,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与往常一样逛街遛狗,任由父亲尸体在家中腐烂。

2022-07-06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票购买  浏览:225次

上海故事:北大荒的上海知青

1968年8月19日,在上海开往黑龙江双山的专列上,上海首批奔赴黑龙江军垦农场的知识青年正满怀着激情奔向北大荒。他们大都是66届的高中毕业生。当年为了争取去隶属沈阳军区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,他们中好多人都做出过非凡的举动。虽然40多年过去了,昔日的姑娘、小伙子如今已是白发老人,但他们对那段往事深记在心,而他们献给这片土地的青春也将永远留给历史。

2022-07-06  分类:上海的士票购买  浏览:258次

上海的士票疫情下的故事

便利信息: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。[微信/电话:17748557646 ]

2022-07-05  分类:上海的士票购买  浏览:244次

上海疫情下的压力

 3月,忽冷忽热,一向身体不错的我,依旧每天坚持穿着小袄……

2022-07-05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资讯  浏览:219次

助创同心,“疫”路同行|上海市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战“疫”服务札记

在普陀区绥德路上,有一家专门为客户提供一站式IT数字化综合服务的软件开发公司,其主要的服务对象为保险行业、金融行业、制造业及很多中小型企业。上海市创业指导专家志愿团普陀分团专家凌菊是该企业的结对专家,三年来,她帮助企业从发展起步到走向正轨,并在疫情期间也持续关心着该企业的发展。由于疫情反复,企业融资出现了困难,她在了解情况后,第一时间为其对接了中行批次贷、建行授信贷等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服务,在经过一系列资质审核后,最终该企业顺利获得了总计300万元的贷款授信额度,帮助企业纾解困境,为其发展保驾护航。

2022-06-14  分类:上海出租车票购买  浏览:253次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 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fde0055aea443944bde403ae273b8cc0"; document.write('<\/mip-script>'); })();